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
“性命双修”篡讲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芸溪散人   日期:2018-06-22 09:19   热度:

       在内丹修炼史上,道家南北二宗都主张“性命双修”,但“性命双修”一词,却是出自隋唐道士苏元朗。苏元朗在《龙虎金液还丹通元论》云:“天地久大,圣人象之。精华在乎日月,进退运乎水火,是故性命双修,内外一道,龙虎宝鼎即身心也。身为炉鼎,心为神室,津为华池。五金之中,惟用天铅。阴中有阳,是为婴儿,即身中坎也。八石之中,惟用砂汞,阳中有阴,是为姹女,即身中离也。铅结金体乃能生汞之白,汞受金炁然后审砂之方。中央戊已是为黄婆,即心中意也。火之居木,水之处金,皆本心神。脾土犹黄芽也,修治内外,两弦均平,惟存乎真土之动静而已。真土者药物之主,斗柄者火候之枢,白虎者铅中之精华,青龙者砂中之元气。鹊桥河车,百刻上运,华池神水,四时逆流。有物之时,无为为本,自形中之神入神中之性,此谓归根复命,犹金归性初而称还丹也。”通篇以外丹法象喻隐内丹,晦涩古奥,是早期内丹著作的特点之一。李养正《道教概说》说:“内丹之说虽始于青霞子苏玄朗,而其源流实来之东汉魏伯阳的《参同契》。”(讳元为玄)可谓的论。以外丹隐喻内丹,实则由《参同契》为始。

何为性命?
 
       “性命”者,即形而上之精神与形而下之命宝之合称。丹家所言,不可穷究,但得其究竟,能与丹道本源相通,且又合于佛道之大义者,莫过于《性命圭旨》:

       “何为之性?元始真如,一灵炯炯是也。何为之命?先天至精,一气氤氲者是也。”此为性命之确注也。

       “故道家不知此,则谓之傍门;释氏不知此,则谓之外道,又焉能合天地之德,而与太虚同体哉?”

       此元始真如,即释氏所言“主人翁”、“本来面目”,道家所谓元神是也。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:前人常常将“性命”之“性”阐释为心性,如北七真之一的谭处端说:“凡人轮回生死不停,只为有心。得山云:‘心生则种种法生,心灭则种种法灭’。若一念不生,则脱生死”。心性之说,很明显受到佛教禅宗的影响。禅宗认为心即是性,提倡明心见性,顿悟成佛。《黄檗传心法要》:“心性不异,即心即性。”《华严经》中也说“心、佛、众生,三无差别。”谭处端将性命双修之“性”诠释为禅宗之心性,意义含混不明,容易发生歧义。在禅宗语录里,有时心即为性之代称,有时心又指起心动念之欲念。性指绝对主体、主人翁、本来面目,即道家所指元神。简言之,心即后天之欲念,性为先天之元性。心性即为识神与元神之同义。道家南北二宗标榜的性命双修,实际上指修先天元神真性与后天有形之命宝。后天之欲念识神最易遮蔽先天元神,一般地说,“性命”二者之“性”,同时指“心”和“性”,即识神与元神。学人阅读古丹经时应注意分辩同一措辞所蕴含的真义。

性命双修
 
       道家南北二宗,以及东西两派,无不性命双修,其不同之处,在于修性、修命次第的差别。南宗强调先命后性,性命双修;北宗主张先性后命,性命双修。其后的东西两派,其大要亦不出南北二宗之范围。

       南宗先命后性,是指先炼气固有形之命宝,后炼性以了道之虚空本性,彻悟宇宙人生之本源。北宗主张先性后命,实则是在炼气固形之先,作炼己之功,只有如此,才能心如止水,招来先天一气,最后才谈得上穷究宇宙人生之真相。


炼己与炼性
 
       北宗筑基之前所修之性,亦即“炼己”。何为炼己?就是通过扫先天的积习与后天的欲望,使心体恢复到常清常静的先天境界。元神因蒙受多生累劫阿赖耶识种子的染污,再加上后天六根、六尘、六识的妄作,先天的习气与后天欲望不扫除,元性就难以回复到一灵炯炯、常清常静、远离尘垢的先天圣境。

       无论南北二宗,东西两派,乃至后来的一切道家内丹派别,都离不开“炼己”,此可视作道家各派筑基前的共法。张紫阳《悟真篇》云:“若要修成九转,先须炼己持心。”炼己功夫,既是心性的修养,也是去除后天欲念识神的有效方法。炼己不纯,命宝难固,性亦难圆。

       但是,炼己与炼性有很大的区别。刘一明说:“修命时所修之性,乃天赋之性;修命后所修之性,乃虚无之性。天赋之性,从阴阳中来;虚无之性,从太极中来。不得一例而看。”①修命时所修之性,即为炼己;天赋之性,就是人诞生初始带来的各种习气。修命后所修之性,即是经过炼神还虚、炼虚合道以了先天虚无本性的无为方法。

       如何炼己?伍冲虚说:

       “诸圣真皆言最要先炼己。谓炼者,即古所谓苦行其当行之事曰炼,熟行其当行之事曰炼;绝禁其不当为之事亦曰炼精进励志而求其必成亦曰炼;割绝贪爱,而不留余爱,亦曰炼;禁止旧习而全不染习,亦曰炼。己者,即我静中之真性,动中之真意,为元神之别名也。

       “然必先炼己者,以吾心之真性,本以主宰乎精炁者,宰之顺以生人,由此性;宰之逆以成圣,亦由此性。若不先为勤炼,熟境难忘,焉有超脱习染,而复炁胎神哉?当未炼之先,每出万般变幻,而为日用之神,犹且任精任炁,外驰不住。古云:未炼还丹先炼性,未修大药先修心。盖为此而言也。能炼之者,因耳逐声而用听,则炼之于不闻。目逐色而用观,则炼之于不见。神逐感而用交,则炼之于不思。及至炼炁炼神,则不被境物颠倒所诱,采药而药即得,筑基而基即成,结胎而胎必脱,方名复性之初,而炼己之功得矣②。”
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:①《修真辩难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②《天仙正理直论·炼己直论第五》。

吕祖论性命
 
       吕祖肇开南北二宗、东西两派,在内丹修炼史上,吕祖无疑是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人物。吕祖在其著述中对“性命双修”表露无遗,所论亦偏重炼气养形之功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吕祖说:“道者,……精气神为主。”(《乌有说》)又说:“凡人学道,先要养气。或问性之旨。示云:……性为天地之心,气为天地之本……但初学之士,先要存形,若不究明玄关,养气炼形,则宅居一溃,主人无处着脚。”“吾道以清静虚无为本,以长生不死为急。”(《涵三语录》)“丹道以精水、神火、意土三者,为无上之宝。精水云何?乃先天真一之气,神火即光也,意土即中宫天心也。以神火为用,意土为体,精水为基。”“玉清留下逍遥诀,四字凝神入气穴。”(《太乙金华宗旨》)“鼎器本是男女身,大药原来精气神。”(《鼎器歌》)“灵丹只是气和精”,“法是先天一点炁,将来煅炼作元神。”(《指玄篇》)“精养灵根气养神”(《七绝》)“只知性,不知命,此是修行第一病。只修祖性不修丹,万劫阴灵难入圣。”

南五祖论性命
 
       道家南北二宗都主张性命双修,但在具体的修炼上却各有侧重,南宗主张“先命后性、性命双修”,以命功立基。其性命双修的顺序是先命后性,偏重于命功的修炼,以命功始,以性功了。从南宗一祖紫阳真人到五祖白玉蟾,都非常重视命功的修炼,把修命放在首要位置,在他们的著述中往往详于命而略于性。首先,神依气而存;其次,长寿;再次,强身。

       一祖张紫阳说:“虚心实腹义俱深,只为虚心要识心,莫若炼铅先实腹,且教守取满堂金。”①这实际上是在发挥老子《道德经》“虚其心,实其腹,弱其志,强其骨”之义。关于张伯端这首绝句的真义,清代仇知几《悟真篇注》说:“虚心是性功上事,实腹是命功上事,应先炼铅实腹,再行抱一之法以虚心。”道为虚无一气,气为万物之根,故修炼者应先炼气以护命宝,再炼神还虚以合道。

       张紫阳又说:“始于有作无人见,及至无为众始知。但见无为为要妙,岂知有作是根基。”②清·董德宁注:“有作者即有为,是言修命之道也。无为者即是无作,是言修性之学也。盖修养之道,先炼三品大药,以成金丹,而固其命蒂,然后抱元炼神,存心守一,而养其性根,以全性命兼修之神仙也。”有作之道,以术延命;无为之道,以道全形。“异名同出少人知,两者玄玄是要机。保命全形明损益,紫金丹药最灵奇。”③只有修炼金丹,才能保命全形。又云:“纵使了知真如性,未免抛身又入身。”④性与命不可分割,反对不事金丹的修炼。

       二祖石泰说:“铅汞成真体,阴阳结太元。但知行二八,便可炼金丹。”“药取先天气,火寻大易精。能知药与火,定里见丹成。”“气是形中命,心为性内神。能知神气穴,便是得仙人。”“真精与元气,此是大丹基。”“玉液滋神室,金胎结气枢。只寻身内药,不用检丹书。”“一窍名玄牝,中藏气与神。有谁知此窍,更莫外寻真。”“万物皆生死,元神始复生。以神归气内,丹道自然成。”“神气归根处,身心复命时。这般真孔窍,料得少人知。”石泰所著《还源篇》八十一首,备言药物火候、抽添运用、玄关穴窍修命之功。

       三祖紫贤薛道光:“大道之祖,不出一气而成变化……采二仪未判之气,夺龙虎始媾之精。”⑤“灰心行水火,定息觅真铅。”“精气元为本,神灵共一家。”“受得真仙诀,阴中炼至阳。”“恍惚之中寻有象,杳冥之内觅真精。真精便是长生药,须假黄婆养育成。”⑥“昔日遇师亲口诀,只要凝神入气穴。以精化气气化神,炼作黄芽并白雪。”⑦ “白虎长存坎户,青龙却与南邻。阴魂阳魄似窗尘,大意不离玄牝。”“日月相交离坎,龟蛇产在先天。长生妙药在家园,一饷工夫便现。”⑧

       四祖陈泥丸:“始于著相至无相,炼精化气气归根。”“教人只在寻汞铅”,“果欲留形永住世,除非运火炼神丹。”⑨“半斤真汞半斤铅,隐在灵源太极先。须趁子时当采取,炼成金液入丹田。”“红铅之髓名真汞,黑汞之精是正铅。莫向肾中求造化,却须心里觅先天。”“大道分明在眼前,时人不会误归泉。黄芽本是乾坤气,神水根基与汞连。”“未炼还丹先养铅,龟蛇一气产先天。虚心实腹方和合,结就灵砂一粒圆。”“大药须凭神气精,采来一处结交成。丹头只是先天气,炼作黄芽发玉英。”“捉将百脉倒归源,自会天然汞见铅。大地山河皆至宝,谁知身里觅先天?”“水为灵府中和液,火是丹枢混沌精。会在宫中凝结处,自然结蕊复生英。”“怪事教人笑几回,男儿今也会怀胎。自家精血自交结,身里夫妻是妙哉!”“透体金光骨髓香,金筋玉骨尽纯阳。炼教赤血流为白,阴气消磨身自康。”“太乙玄珠金液丹,还元返本驻童颜。要须新听明师语,方可教君见一斑。”“离坎名为水火精,本是乾坤两卦成。但取坎精点离穴,纯乾便可摄飞琼。”⑩陈楠诗中说,留形住世,只有修炼金丹,始于著相终至无相,虚心实腹,炼精化气,气寻先天,采取自家神气精,在身内觅先天大药,结成金丹,炼就纯阳,返本还源。

       五祖紫清真人白玉蟾说:“夫道也,性与命而已”⑾,“性命之在人,如日月之在天也。日与月合则常明,性与命合则长生。命者因形而有,性则寓乎有形之后。……人之日月,系乎心肾,心肾气交,水火升降,运转无穷,始见吾身,亦与天地等,同司造化,而不入于造化矣。”⑿白紫清认为,长生之根本在于性命双修,命在性先,性寓形后,性命关乎心肾,同于造化。白玉蟾认为,“心者气之主,气者形之根,形是气之宅,神者形之真。神即性也,气即命也。”⒀又说:“人身如无根树,惟凭气息以为根株。百岁光阴,如梦相似,出息不保入息,今朝不保来朝。”⒁所以,性命双修,应以修命为先。

       南宗五祖所论,虽然偏重于命功,但并不反对性功的修炼。性命双修是在命功有成的基础上,再事金丹的修炼,而得最上一乘虚无之妙旨。张紫阳说:“学仙须是学天仙,唯有金丹最的端。”只有修炼金丹,才是学天仙最正确的途径。张紫阳又说:“丹是色身至宝,炼成变化无穷。更能性上究真宗,决了无生妙用。”⒂金丹为点化色身之至宝,只有在炼性上多下功夫,才能作到性命双修,以了最上一乘还虚之功。

       南宗五祖重视命功修炼的原因之一,还源于五祖晚年得道,色身已衰,所以必须首先护住命宝,才谈得上修性之功。史载:张紫阳生于宋太宗雍熙元年(984年),熙宁二年己酉(1069年)85岁在成都得道,白玉蟾生于宋绍兴甲寅(1134年)三月十五日,嘉定壬申(1212年)78岁得陈楠“金丹火侯”真传。石泰、陈楠得道时间不确,估计也是在中年以后。五祖中只有三祖薛道光得道较早。薛道光生于宋神宗元丰元年(1078年),宋徽宗崇宁五年(1106年)遇二祖石泰得道,时年28岁。一般来说,年老之人,大都阅尽世情,早已摆脱名僵利锁,把世间的荣华富贵看得淡了,心中空洞不染,早有出尘之志,一经仙师指点,就一心修道,永不退转。
   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:①②③④《道德经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⑤《复命篇·序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⑥《复命篇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⑦《还源篇·丹髓歌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⑧:《复命篇·西江月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⑨:《紫庭经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⑩:《翠虚篇·金丹诗诀一百首》

            ⑾:《无极图说》

            ⑿:《性命日月论》

            ⒀《东楼小参文》

            ⒁:《劝道文》

            ⒂《悟真篇·西江月》

五祖以后的南宗传人对性命的诠释
 
       五祖白玉蟾传人众多,以彭耜和王金蟾最为有名。其传人中又以元代萧廷芝、李道纯最为有名。

       萧廷芝说:“夫道也,性与命而已。命者有生也,无者万物之始也。夫心者,像日也;肾者,像月也。日月合而成易,千变万化而未尝灭焉。然则肾即仙之道乎?寂然不动,盖刚健中正纯粹精者存,乃性之所寄也,为命之根矣。心即佛之道乎!感而遂通,盖喜怒哀乐爱恶欲者存,乃命之所寄也,为性之枢纽矣。吁,万物芸芸,各归其根,归根曰静,静曰复命,穷理尽性而至于命,则性命之道毕矣。”①萧廷芝是南宗白玉蟾的再传弟子(彭耜所传),所论不出白玉蟾《日月升降论》之义。

       李道纯说:“元始真如谓之性,先天一气谓之命。”②又说:“性者,先天至神一灵之谓也。命者,先天至精一气之谓也。精神,性命之根也。性之造化系乎心,命之造化系乎身。”③人是形而上的元神和形而下的肉体,即性与命的合一体,形和神是作为“人”的两种要素,不可废此失彼。只有保命全形,才能形全而神备,以期达到形神俱妙、肉体与精神同住的真人境界。炼气即是炼形,即是全命,即是养性。在无极之先天境界,神和气原不相分离,性与命二者合一,即神即气,即性即命;在太极既分之后天,则神与气相分离,性与命同一载体。性命、神气即为道的一体二用。

       李道纯调和南北二宗,走的“中”修行路线。李道纯说:“炼丹之要,只是性命两字,离了性命便是旁门,各执一边,谓之偏枯。”④他说:“炼精化气,所以先保其身,炼气化神,所以先保其心。身定则形固,形固则了命。心定则神全,神全则了性。身心合,性命全。形神妙谓之丹成也。”⑤李道纯的“中”派思想,对清代北宗龙门派十一代刘一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容后再论。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:①《金丹大成集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②:《清庵莹蟾子语录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③:《性命论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④⑤:《中和集·全真活法》。

       李涵虚《黄庭经详注》记载:“嘉祥白驹观有二道士,性耽房虚,一刘淑,一杨峻,皆病羸弱,不能留形住世。尝遇仙师,各赐道名,杨曰道果,刘曰道愚。二人没后,降 乩于其友曰:“吾某某灵魂也,不随魄丧。人初生时,先有灵魂附体。魂清人清,魂浊人浊。其魄乃父精母血成者。魂不至,胎不落。坠地之后,乃食母气,长嗜五味,及其死也。魂秉虚灵,还归觉路;魄食糜肉,因此丧倾。道果、道愚,玄门之魂也;刘淑、杨峻,人家之魄也。魄受伊孙之享,魂为太空之游。吾侪没后,仍还未生本来,不恋他家儿女。惟曾寄魂于母胎,欲做一番事业。魂原未消,只此念及父母耳。魂见其尸,宛如粪土。魂飞户外,常踏云中而行,餐天地空炁。其魄守墓庐,恋堂室依依不散,能祸福子孙。若魂则无此也。日前养性一番,死后更为空绝。无空无碍,无殃无煞。但不能现形说话,以其为虚灵也。有能现形者,皆魄在人间,领受尸气之余,百谷之精,是以有精爽耳。神仙魂魄相拘,形神俱炼,故能聚则成形,散则成气。吾二人一片虚灵,将俟天缘,投生再炼。”此明性之言也。语甚怪,有至理,故记之。”这是对李道纯所谓各执性命一边之“偏枯”的最好注释。

        (另注:南宗丹法,有性命双修与阴阳双修两种,而阴阳双修丹法,一向讳莫如深。一些修行界的老前辈以为是在给祖师爷脸上抹黑。殊不知,在旧时代,三妻四妾已成风尚,社会上并无压制、取谛的趋势,而作为了命的证道工具,没有什么上不得台面,比之密教的双修,南宗的双修法更为隐密、殊胜。由于东派双修的传承,出自于南宗阴阳双修派,在此略备一说。)

张三丰论性命
 
       张三丰,名通,又名全一,字君实,道号三丰,又名玄玄子。以其不修边幅,人称张邋遢。生于元定宗丁未(1247年)四月初九日,辽东懿州(今辽宁彰武西南)人。祖籍江西龙虎山,自称天师后裔。元明之际的道士,武当派的实际创始人。

       张三丰的活动年代大致在元、明、清三代,直至民国初年,仍见张三丰活动的影子。张三丰一生云水生涯,行踪无定,其内丹传承包括文始、少阳、南宗诸派,精于外丹服食、内家拳术。所传弟子,无可数计,其悲心度世,吕祖而后,仅此一人而已。

       张三丰以儒入道,贯通三教,主张性命双修。他说:“‘一阴一阳之谓道’,修道者,修此阴阳之道也。一阴一阳,一性一命而已。《中庸》云:‘修道之谓教。’三教圣人,皆本此道以立其教也。此道原于性,本于命。”①又说:“性命双修,方合神仙之道。”②性命双修是三教圣人立教之本,只有性命双修,才能作到形神俱妙,达到“聚则成人、散则为气”的真人境界。《金丹诗》说:“信道形神堪入妙,方知性命要全修。”又说:“性要修,命要全,采得先天种泥丸。”③“全神合和养灵质,心命相依结圣胎。”④

       张三丰以晚年入道,其内丹法诀偏重于命功,以延命修身为首务。他认为,修道以修身为先,下手之功即在元气的培补。修炼金丹大道的初步功夫,就是炼气。张三丰说:“凡修行者,先须养气。”⑤“行持造化功,下手调元气。”⑥“修道以修身为大”⑦,“收得一分气,便得一分宝。收得十分气,便得十分宝。”“进气是修道第一要紧功夫。”⑧“积精累气为初候,开关展窍为中候,筑基炼己为三候。下手于初候求之,大抵清心寡欲,先闭外三宝(耳目口),养其内三宝(精气神)而已。”⑨

       张三丰注重内丹的修炼。他说:“先天药,后天药,此是阴阳真妙物”,“延命药,返魂浆,金丹就是药中王。”⑩他认为返本延年,只有内修“还丹”,以内药合外药,内外合和结就金丹,点化肉身滓质。“若知返本延年药,须是还丹续命铅”,(11)“最上一乘之道,以有为入无为,以外药修内药。”(12)对如何修炼内丹,张三丰说:“‘凝神调息,调息凝神’八个字,就是下手功夫。”(13)如何凝神调息?张三丰说:“以元神入气海,神气交融默默时,便得第六真主宰。将元气,入黄庭,气神合和昏昏际,又得一玄最圆明。”(14)凝神调息,神入气穴,为钟吕一派直传。张三丰说:“凡炼大还丹,先要补虚。只补得骨髓盈满,方可炼金液大还丹。夫下手功夫,先采上窍阳里真阴,入内金鼎气海之中,与肾经配合。夫阳里真阴,即是自己元神真形,在外属三魂。下窍阴里真阳,即是身中元炁,属七魄。其先后二炁一会,则坎离自交,魂魄混合,神凝自结,胎息自定。”(15)这种方法,即是吕祖“凝神入气穴”的修炼方法。

       张三丰还重视心性的修养。他说:“大道以修心炼性为首”,“修心者,存心也;炼性者,养性也。存心者,坚固城郭,不使房屋倒坍,即筑基也;养性者,浇培鄞鄂,务使内药成全,即炼己也。”(16)又说:“初功在寂灭情缘,扫除杂念。除杂念是第一着筑基炼己之功也。”(17)又说:“未炼还丹先炼性,未修大药且修心。”(18)“筑基尽扫尘间事,炼己只是养元神。”(19)张三丰所说的修心炼性仍然不出炼己筑基的初步功夫。事实上,一切修行的法门最终都会归结于心性的修炼,只有心空无事,自心不为物欲、外境所转,才能显露真性元神,与道合一。

       追慕张三丰为始祖的武当派,主要继承了张三丰的武学思想,外炼筋骨,内炼精气,合于老子虚心实腹之义,以修命为先,内炼为本,形神俱妙,而合于大道。
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①②:《大道论》

          ③:《金液还丹破迷歌》

          ④:《金丹诗》

          ⑤:《注吕祖百字碑》

          ⑥:《玄要篇·一枝花》

          ⑦:《大道论》
 
          ⑧⑨:《道言浅近说》

          ⑩:《金液还丹破迷歌》

          ⑾:《道要秘诀歌》
 
          ⑿⒀:《道言浅近说》

          ⒁:《道情歌》

          ⒂:《玄谭》

          ⒃:《道言浅近说》

          ⒄:《玄机直讲·炼丹火候论》

          ⒅:《道情歌》

          ⒆:《金丹歌》

       (另注:张三丰晚年入道之证:张三丰32岁离家乡北游,株守恒山16载,67岁在终南山遇火龙真人得道。《终南山呈火龙先生》云:“白云青霭望中无,已到仙人碧玉壶。拼却芒鞋寻地肺,始瞻大道在天都。乾坤一气藏丹室,日月两丸曜赤炉。实与先生相见晚,慈悲乞早度寒儒。”《见张三丰文集》)

北宗论性命
 
       内丹派北宗,形成于金元时期,略晚于南宗。北宗也主张性命双修,但与南宗有别,它是先性后命。王重阳说:“宾者是命,主者是性也。”丘处机《长春真人语录》云:“吾宗惟贵见性,水火配合其次。”并称内丹修炼是“三分命术,七分性学”。甚至主张修道就是炼性。“性者,神也,心也。”《王重阳真人授丹阳二十四诀》曰:“心本是道,道即是心。心外无道,道外无心。”王重阳还说:“性若见得命,如禽得风,飘飘轻举,省力易成。”①北宗修炼明显偏重于性功,甚至以性代命。

       在创派的早期,北宗受禅宗的影响很大。北宗认为人的肉体是“四大”的假合,人的肉体终归有坏,唯有人的真性元神才可以长存不灭。王重阳说:“修行须借色身修,莫滞凡躯做本求。假合四般终是坏,真灵一性要开收。”又谓“唯一灵是真,肉身四大是假”。刘处玄亦称:“万形至其百年则身死,其性不死也。”又:“真我者,人之性也,……无形之道也。”“无形之道则真也”。“伪我,则养身之道,则假也。”②放弃道家肉体不死的信念,只追求“真性”解脱和“阳神”升天。所谓真性,即源于佛教。

       北七真之一的谭处端,直接把“性命双修”归结为心性的修炼:“凡人轮回生死不停,只为有心。得山云:‘心生则种种法生,心灭则种种法灭’。若一念不生,则脱生死。何为有心?盖缘众生有贪瞋痴三毒孽无明心,师父云‘跳出三山口’是也。悟人所以修行,割情弃爱,摧强挫锐,降伏除灭众生不善心,要见本来,父母未生时真性,本来面目是也。何为不善心?一切境上起无明心,悭贪、嫉妒、财色心,种种计较,意念生灭不停,被此孽障、旧来熟境蒙昧真源,不得解脱,要除灭尽,即见自性。”③心性的修炼,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中去除心中的欲念及愚痴,包括酒色财气、攀缘爱念、忧愁思虑等等,去除人我之别,灭除尘心妄念,以期获得心灵的清静与解脱。

       北宗还视人的肉体为桎梏。邱处机斥肉体为“臭皮囊”、“臭肉”。“一点如如至性,扑入臭皮囊,游魂失道,随波逐浪,万年千载不还乡。”“一团臭肉,千古迷人看不足,万种狂心,六道奔波浮更沉。”谭处端说:“本是一团腥秽物,涂搽模样巧成魔”。王重阳又斥人体为“走骨尸”、“骷髅”。谭处端云:“骷髅骷髅颜貌丑,只为生前恋花酒。”邱处机又谓“子羽潘安,泉下骷髅总一般”。又斥人生为“苦海”、“火宅”,视父子、夫妻亲情为“冤业”,与佛教不重视肉体的观念基本相同。

       但北宗也并不是一味强调修性,只是各有侧重与先后。王重阳说:“性者,神也,命者,气也……性命是修行之根本。”丘处机说:“金丹之秘,在于一性一命而已。”同样主张性命双修。

       明清之际,南北二宗出现融合的趋势,北宗的代表人物如伍冲虚、柳华阳、刘一明、赵避尘等,在丹法理论上,对北宗传统功诀有了较大的变革,比较重视命功的修炼。
伍守阳,号冲虚子,龙门派第八代,他说:“仙家修道为仙,初证则长生不死。”④“气为长生之本”。“气者先天气,即肾中真阳之精也。”“精者,妙物,真人长生根。”又说:“天仙是本性元神,不得金丹,不能复至性地而为证。”⑤伍守虚注:“仙由修命而证性,故初关是修命,中关是证性。”

       “仙道以精气神三元为正药”⑥“必用精气神三宝合炼,精补其精,气返其气,神补其神,筑而成基。惟能合一则成基,不能合一则精气神不能长明,而基即不成。及基筑成,精则固矣,气则还矣,永为坚固不坏之基,而长生不死,证人仙之果矣。”反之,“宅舍难固,不免死于此而生于彼。”⑦“初修身中之元精,不离元气,而复还元化气,古圣谓之炼精化气。”⑧

       伍冲虚主张修仙道必先求长生,而精气则是长生之根本。所以要炼身中之元精元气。伍冲虚将修炼金丹大道的过程,概括为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、炼神还虚、炼虚合道四个阶段。

       柳华阳,系龙门派第九代。他的代表著作有《金仙证论》、《慧命经》等。柳华阳认为,“长生乃我之元气。悟者则生,迷者则死。”“药即吾身之元气”,“药物者,即真气也,亦名真种子。”⑨又曰:“仙道炼元精为丹。凡炼丹下手之仙机,即炼肾中之元精。元精满则炁自发生。复炼此发生之炁,收回补其真炁,补到气足,生机不动是谓丹也。”⑩“炼精之时,则气原在乎精中,精气本是一物。”“炼精者,即是炼气也。”柳华阳说:“世尊教人修道,先修慧命。若不修慧命之纯阳起手,单修心中阴神,安有不遭《楞严经》阴魔之类乎!”⑾柳华阳将修炼金丹大道分为两个阶段:“无为者,是养道胎,面壁,后半之法。”“有为者,即凝聚和合,修慧命,前半之法。”又说:“无为者,乃后半之性功也。有为者,即前半之命功也。”(12)

       刘一明,龙门派第十一代传人。《悟真直指》曰:“性命必须双修,功夫还要两段。盖金丹之道,一修命、一修性之道。修命之道,有作之道,修性之道,无为之道。有作之道,以术延命也;无为之道,以道全形也。……故金丹之道,必先有为,于后天中返先天,还我原来命宝。命宝到手,主宰由我,不为造化所移。于是抱元守一,行无为之道,以了真空本性,直超最上一乘之妙道矣。”

       刘一明又说:“大修行人,借后天而返先天,修先天而化后天,混而为一,性命凝结,是谓丹成。”⒀《参同契直指》:“未修性之先,须急修命;既了命之后,又当修性。未有不修命而超凡,未有不修性而入圣。”《修真九要》说:“吾愿成道者,未修性之先,急须修命;于了命之后,急须了性。阴阳并用,性命双修,自有为而入无为,至于有无不立、打破虚空,入于不生不灭之地,修真之能事毕矣。”又说:“先修命,后修性,性命双修仙佛经。只修性理不修命,万劫阴灵难入圣;只了命基不了性,空有家财无权柄。”

       刘一明这种先命后性的主张与南宗有很深的渊源,但又有少许差异。他认为:“盖人秉气有清浊,性根有利钝。秉气清而性根利者,一遇师诀,顿悟圆通,即认得未生以前面目。稳稳当当,从此不废渐修之功,保全这个面目,此所谓由性而修命也。至于秉气浊而性根钝者,即得师诀,不能直下看透。故必由渐而钝,由勉而安,此所谓由命而修性也。”⒁刘一明认为,应该根据修行者根器的利钝来决定是先修性还是先修命。这种思想明显受到李道纯的影响。就尘世间修道者而言,大多数为中下根基,中老年入道,多数疾病缠身,所以秉承南宗“先命后性,性命双修”的主张,由命功入手,渐次达到性功的圆满,方为上策。

       赵避尘,龙门派第十一代弟子,后创千峰派,著有《性命法诀明指》。赵避尘说:“道谓之丹,亦曰灵光,皆指先天真一之气。”修道炼丹就是修炼先天真一之气。赵避尘将内丹修炼概括为:“炼精化炁,是下手之法,炼炁化神,是转手之法,炼神还虚,是了手之法,又炼虚合道,为粉碎,是撤手之法也。是由渐法而入顿法,由有为而入无为。”⒂内丹修炼,实际上走的就是由命到性的渐修过程。

       在“采外药”一章中,赵避尘说:“在未筑基之先,元神逐境外驰,元炁散,元精败,而基坏。必用三宝合炼,精补其精,气补其气,神补其神。三者合一则基成矣。基成而人仙之果证矣。”又说:“人身内有精则生,人身内无精则死,所以精者即是养性命之根源。世人从前不知修炼,因其精已然耗枯,必得炼补精法以补之,又名还精补脑,故汉钟离祖师云:‘晚年修持,先论救护命宝。’”

       赵避尘认为:“群书简易之妙,就是神炁而已。神炁即性命,性命即心肾,心肾即铅汞,铅汞即龙虎,龙虎即坎离,坎离即鼎炉,诸般名词,千名万喻,不出性命二字。除此而上,都是诓哄愚夫之进门法耳。”⒃在“灵丹入鼎”一章中,赵避尘说:“欲修大道者,理无别诀,无非神炁而已。神即是性,炁即是命。神从炁化,炁从精生。欲望成其道者,先当保守炼其精。精满然后炁生,以炁养精,精足成为舍利子。……不知炼精化炁,炁化养神,神足还虚,通是傍门外道。”

       赵避尘所论,即为炼精炼气的修命之功。修道无非就是修炼自家精气神,有精则生,无精则死,气从精化,神由气生。神气即性命,性命即心肾。修道不外性命双修、神气合炼。赵避尘的这种修炼理念,已与南宗没有多大分别,与早期王重阳和北七真相比,已大有改观。

       综上所述,王重阳及北七真所倡导的“先性后命、性命双修”理论,在明清之际,受到南宗的影响,在实际修炼中逐渐由轻视肉体、不重命功,变为重视命功的修炼,强调性命双修,方为全真。
      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      注:少数修行者认为北宗只有性功无命功,是佛教的翻版,这种观点很值得商榷。我们从北宗后世传为王重阳所著的《五篇灵文》来看,其修行方法与南宗没有多大差别。如《玉液章第一》所言:“神不离气,气不离神,……委志虚无,寂然常照,身心无为而神气自然有所为,犹天地无为万物自然化育。”“《产药章第二》:神守坤宫,真火自来。坤宫乃产药川源,阴阳交媾之处。”其后的三章,更是道尽了药物火候之功。道家南北二宗都出自吕祖,其修炼方法怎么可能有太大的差异?

       注①:《重阳立教十五论》

       ②:王重阳《至真语录》

       ③:《示门人语录》

       ④:《天仙正理》

       ⑤:《天仙正理直论·火候经第四》

       ⑥⑦⑧:《天仙正理直论·炼药直论第七》

       ⑨:《金仙证论·风火经第六》

       ⑩《金仙证论·正道浅说第二》

       ⑾、⑿:《慧命经》

       ⒀、⒁:《修真辩难》

       ⒂:《性命法诀明指·第十六口诀》

       ⒃:《性命法诀明指·采内药诀》

东派论性命
 
       内丹东派由陆西星开创于明嘉靖、隆庆年间。陆西星(1520-1606),字长庚,号潜虚,人称方壶外史。扬州兴化(今属江苏)人。曾九次参加乡试不第,后弃儒学道。入山隐居,数次遇异人传授丹法。自称吕洞宾曾降临其所居北海草堂。晚年传道于江浙一带,故称东派。

       东派力主性命双修。陆星西说:“性者,万物一源;命者,己所自立。性非命弗彰,命非性弗灵。性命所主也,命性所乘也。今之论者,类以性命分宗,而不知道器相乘,有无相因,虚实相生,有不可歧而二者。故性则神也,命则精与气也;性则无极也,命则太极也。可相离乎?或言释氏了性,道家了命。非通论也。夫佛无我相,破贪着之见也;道言守母,贵无名之始也。不知性安知命耶?既知命矣,性可遗耶?故论性而不沦于空,命在其中矣;守母而复归于朴,性在其中矣。是谓了命关乎性地,是谓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也。”①陆星西认为,了命才能了性,形神俱妙,才能与道合真。

       陆星西认为,性命双修,以修命为先。陆星西云:“命以术延,性以道全;性命双修,知所先后。”②这明显受到南宗“先命后性”思想的影响。

       东派十分重视精炁的修炼。《道德经》云:“异名同出少人知,两者玄玄是要机。”陆星西注说:“此玄牝之门虽若异名,而实太极之所分,故阴阳既判,非此无以别其类,精炁互藏,非此无以通其感,实修命之要机也。”③陆星西认为:“金丹造化,乃先天真乙之气而成。先天之气,轻清未形,乃阳中之阳也。其端甚微,而其妙莫测。故急采于癸生之韧,而用之以一守之顷。”④又认为:“夫人气弱则神少,精亡则气馁,是神因气立,而气因精生也。积精之人,则气盛而耐寒暑;气盛之人,则神全无寝寐,是精生气而气生神也。然神不得形则无主,故气不能运动而不生,神不得气则如子之失母,自是放佚无拘,火焚水干而精竭矣,故精不生。精气神不得此躯壳,则无所依附,故不得形而不能立。”⑤内丹学的修行是假后天而修先天,从有为到无为。后天精气神不能脱离肉体而独存,修炼先天精气神应从神形相依、神气相守的后天功夫做起,待后天精气神积累到一定程度,神息相依而达致虚极静笃之先天境界时,内气召摄外气,先天后天合一,后天精气神就转化为先天精气神。如果后天不能转化成先天,后天精气神就沦为延命长寿之药,而非长生不老之丹。

        在修命的同时,东派非常重视炼己的作用。陆星西说:“金丹之道,炼己为先。己炼则神定,神定则气住,气住则精凝,民安国富,一战而天下定矣。”⑥一般说来,筑基下手之功包括炼己养性与修命之功,二者缺一不可。炼己养性之功对修炼金丹大道至关重要。否则神无定而气难住,命基也不牢固。

       东派力主同类阴阳双修。陆西星认为,“金丹之道,必资阴阳相合而成。阴阳者,一男一女也,一离一坎也,一铅一汞也,此大丹之药物也。夫坎之真气谓之铅,离之真精谓之汞。先天之精积于我,先天之气取于彼。何以故?彼,坎也,外阴而内阳,于象为水为月,其于人也为女;我,离也,外阳而内阴,于象为火为日,其于人也为男,故夫男女阴阳之道,顺之而生人,逆之而成丹,其理一焉者也。”⑦阴阳派认为,女外阴而内阳,象坎卦,男外阳而内阴,象离卦,取坎卦中一点真阳,补离卦中一点真阴,复成乾健之体。“补其既破之离也,真其既虚之画也,复其纯阳之体也”。阴阳双修派之“取坎填离”仍然不出南宗修命之法工。

       东派阴阳双修本自南宗阴阳派,受南宗影响至深,其修炼理论始终未离南宗范畴。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①:《玄肤论》

           ②③:《方壶外史·悟真篇注》

          ④:《金丹就正篇》

         ⑤:《方壶外史·悟真篇注》

        ⑥⑦:《金丹就正篇·后序》

西派论性命
 
       内丹西派由李西月创立于清道光、咸丰年间。李西月(1806—1856年),字涵虚,号团阳。四川乐山长乙山人。年轻时患伤血症,奉母之命到峨眉县去养病,途中遇孙教鸾门内高弟郑朴山之阴阳丹法真传;后遇吕洞宾、张三丰于峨眉山,得钟吕、文始两派丹法心传。修炼积年,自创门派,以四川乐山为活动中心,因与东派相别,故称西派。西派丹法融汇文始、钟吕、南宗诸派丹法之精粹,为近代一大内丹修炼门派。

       西派亦主张性命双修。李西月说:“性命双修,此本成仙作佛为圣之大旨。”①又说:“内全性命,外固形躯”②,“内丹了性,只活得如是耳(延年奉道百二十岁)。若欲了命,惟待人密寻九转金丹、八转琼丹,则能长存万劫。”③“先修玉炼以明性,后修金炼以立命。”④“内修养性,不能立命,以其孤修而无偶,不生命宝……今人以修性为养气者,而不知其气正孤阴也。欲要不枯,须以真阳配真阴。”⑤这里的玉炼,即为小还丹,金炼为大还丹。了性、明性,是指心性的修养,即玉液还丹前的炼己功夫,并非最后一著的还虚之功。
西派十分注重精气的修炼。“夫化形之法,不离炼气。炼气之法,不外琴心。琴心者,调和神意也。三叠也者,三层也。以三层功夫,积精累气于三丹田。初叠下丹固灵根,二叠中丹号还丹,三叠上丹成九还。”“修行之士,必取命门真气,和合肾精以延其年。”“求仙之方,必先呼吸元炁。呼吸元炁者,炼铅实腹也。”“留胎仙而禁止精路,阳关一闭,个个长生也。”“吸母炁,炼子精,保一寸之丹田,居一尺之安宅,凝神聚气于其中,便可治吾生也。”⑥

       李西月还将修炼精气概括为三件河车。他说:“三车者,即三件河车也。第一件运气,即小周天,子午运火也;第二件运精,即玉液河车,运水温养也;第三件精气兼运,即大周天,运先天金汞,七返还丹、九还大丹也。”三件河车,指河车运转的三个层次,相对于河车运转的深浅程度而言。《后天串述文终经》又将筑基炼己之命功概括为:收心、寻气、凝神、展窍、开关、筑基、得药、结丹、炼己九个步聚。李西月十分重视心性的修炼。《人元大丹九层炼心文终经》将炼心分为九层炼心法:炼未纯之心;炼入定之心;炼来复之心;炼退藏之心;炼筑基之心;炼了性之心;炼已明之心;炼已伏心;炼已灵之心。一至六层次为玉炼之功,七层为金炼之功,八至九层为炼神及合道之法。

       李西月说:“炼后天者,须要入无求有,然后以有投无;炼先天者,又要以有入无,然后自无返有。”⑦强调修道须修先天一炁。《太上黄庭外景经注》:“先修丹于内,创鼎于外,乾三阳而坤三阴,天地颠倒,宾主错综。以乾入坤,则三阳在外,霎时先天一物,不期而自来,名曰水中铅。以铅制汞,由外还内,聚精养神,以三阳补三阴,复成乾体,相接长生。”《无根树注》云:“夫阴阳合中,则刀圭凝而道术全备。”“精气相须,性情交感,金恋木仁,木爱金义,汞去迎铅,铅来投汞,方无间隔之病,得生大药真身。”这里的性情即金木,金木即汞铅,皆精气也。精气交感而生大药。

       西派修炼还主张阴阳得类,同类施功。李西月说:“长生要妙,自房中得之,丹家名接命术,有如男女交媾,并非采战之事,乃神炁相胥,金木交并而已矣。”⑧又言:“学人以母气培子气,以外精补内精,是为同类施功。子气者,心气也。内精者,心精也。后天培养之学,自外入内,故必先修外药,以返内药也。”⑨西派还认为,玄元中产生真一之气,所以炼精须用鼎器。“玄元者,二炁也。生人之初有三炁,曰太玄、太元、太始,生上中下三部,形从气生者也。修丹与生人同理。欲求先天气者,须知玄元中,乃有无上真一之气。……还丹之后,精从内守,神与精凝。此固精养神之道,灵根可充实矣……内外二丹如龠匙之封锁,则性命完坚矣。”“丹法以炼精、炼气、炼神分为三关。……首关炼精,必用鼎器。合元黄以交媾,化金乌而上飞,则精化气也。”⑩阐述“竹破竹补、人破人补”的阴阳双修思想,这主要是针对中老年修道气机衰弱者而言。
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      注①:《道窍谈》

          ②:《太上黄庭外景经注》

          ③:《黄庭内景经详注》

          ④:《太上黄庭外景经注》

          ⑤:《无根树词注解》

          ⑥:《黄庭内外景经注解》

          ⑦:《无根树词注解》

         ⑧:《太上黄庭外景经注》

        ⑨⑩:《道窍谈》

结  语
 
       道家南北二宗都出自钟、吕一派,其“性命双修”的主张也应来自钟离权和吕洞宾,由于南北二宗的祖师对于“性命”二者的理解不同,反映在修行的次第上,就有是先修命还是先修性的差异,但都强调性命双修。北宗在创派的早期,受佛教禅宗的影响很深,认为修炼就是修性。南宗则偏重于修命。五祖白玉蟾的再传弟子李道纯,调和南北二宗或偏于性或偏于命的观点,走“中”的修行路线。北宗的先性后命的观点,在清代,得到龙门派十一代刘一明的修正。后世的北宗,虽然仍主从性上起修,但实际功夫,还是先炼自家命宝,培固色身。其后崛起的道家东、西两派,亦受到南宗先命后性理论的影响。

       性命二者的修炼何者为先,主要还在于修炼者的先天根基,上根者不妨先修性后修命,下根者也不妨先修命后修性。但修炼成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并非三年五载就可一促而蹴,如果色身不固,可能未成仙而身死;况且世间的修道者,以中等以下根器者居多,多是中年以后闻道,元气耗散,一身是病,如何能先从性上起修?号称最高派别的文始派,强调从“性”上起修,到今天已难觅其踪影了。

       特别指出:北宗所强调的炼己之功,在当今却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。今天,红尘的纷扰甚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,对隐于红尘中修炼的我辈来讲,巨有极大的诱惑,我们一定要重视、重提、强调炼己之功,否则修炼上不了层次,修仙也好,成道也罢,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。

        事实上,被内丹各派看重的“炼己”功夫,虽然也作为修性之一种,但只能视为筑基之前的入手方法,与大药过关之后无为之性功相比,仅是一种心性的修养①,为扫除各种欲望习气的有效方法,不能偏离神气合一的内丹修炼,终究归趋于一种寂灭的心境。这种心境不能脱离肉体而独存,它不是真如实性,依此而修,也许能够寻觅到自己的“本来面目”。但是,这个潜藏在我们身心深处的“主人公”,始终离不开虚空中先天一气的作用。性与命不可须臾分离,性不能离开命而独立存在,命也离不开元神真性的作用。离开命的性只是一阴灵之质②,离开性的命也仅是一具毫无生气的躯壳,纵使寿长亿万年,仍是浮游天地一顽夫!

    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注①:道家“性命双修”之“性”一词缘于禅宗。炼己功夫所修之“性”仅是一种心性的修养,与禅宗“明心见性”无关(固然亦有上上根者通过心性的修养而发见本性);而“性命双修”之性,庶几近之。心性若易明,若易见,则时时处处俱见真修行矣。南宗“先命后性”的修炼模式,是通过后天精气神的修炼而返本归源,即《道德经》: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逆向回归。道家与禅宗心性之学此处仅作一粗浅的说明,容后再探讨。

       ②:吕祖曰:“只修命不修性,此是修行第一病。只修祖性不修丹,万古阴灵难入圣。”伍冲虚《天仙正理直论·筑基直论第六》:“阳神为元神之所,成就纯全而显灵者,常依精炁而为用。精炁旺则神亦旺而法力大,精炁耗则神亦耗而弱,此理之所以如是也。欲元神长住而长灵觉,亦必精炁长住而长为有基也。”伍守虚注:“神原属阴,精炁原属阳,依真阳真炁,则为阳神,成就纯阳。不依精炁,则不能成阳神,止为阴神而已。”
 
      (本文为一家之言,所论自负文责。)
 
 

上一篇:道家内丹派系     下一篇:王常月祖师谈修性
南宗太乙之家QQ群:515612177 咨询电话:18782466909  138901311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