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
德论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悟真子   日期:2018-11-16 14:27   热度:


     大道之传,始于老子。老子西至函谷关,被关令尹喜强求而著《道德经》八十一章。《道德经》阐明了道与德并重的修炼思想,成为指导后世修炼的圣典。在《道德经》问世以后的两千多年里,诠释《道德经》的著作多达上千种。
 

《道德经》一书,据后世研究认为应该是《德道经》。因为在实际修持中,德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。修炼必须是道、德并重,道是从术的方面而言,德则是从功行而言。道与德是相互依存、互为条件的,德是得道的前提条件,无大德就不可能得遇至人传授大道。无量劫以来,上界仙真皆是功德智慧的成就,决非单凭一己修持之力就可希冀飞升上界,修炼者若无功德智慧相助,修行只能原地踏步或倒退。
 

修德可格天感物,沟通虚空信息、能量,得到上界成道的仙真慈心加持。《道德经》讲:“重积德,几于道。”修炼者必须象吕宾洞、张三丰祖师那样,发下救度天下苍生的宏大誓愿,建功立德,以自己的德行感通天地神人,以期得到隐界历代成就者的加持,得到当代高人的加持。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”,日行一善,改过自新,努力提升自己的德行心性。具体而言,就要把“尊师、重道、贵德、心诚”八个字贯穿始终。下面拟就尊师诚信与重道贵德两个方面作简略的论述。
 

一、尊师、诚信
 

中国几千来就是一个尊师重教的国度。对老师的推崇自古皆然。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。”①老师肩负着承继道统、传授学业与解决疑惑的重任,《荀子·大略》曰:“国将兴,必贵师而重傅”,将尊重师长提升到一国之兴盛的高度。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的尊师观念早已深入国人的骨髓,《吕氏春秋》劝学篇说:“事师之犹事父也”。晋代神仙家葛洪说:“明师之恩,诚为过于天地,重于父母多矣。”其原因就在于明师训导有方。谭嗣同说:“为学莫重于尊师”。②梁启超更谓“片言之赐,皆事师也。” ③韩愈认为,师无贵贱,无长少,“道之所存,师之所存也”。孔子说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择其善者而从之,择其不善者而改之。”④孔子将老师范围到社会的各个层面,只要有长处皆可为吾师。
 

吕祖《定证经》说:“天尊曰:‘道种于信,德生于敬。敬者道之根,根深道长,蒂固则德茂。’”
 

修行的第一要务是寻访真师。刘一明将访求真师列为“修真九要”之第四要。他说:
 

“古仙云:‘若无师指人知的,天上神仙无住处。’又《悟真》云:‘饶君聪慧过颜闵,不遇真师莫强猜。’诚哉性命之学,必有师传,非可妄猜私度而知,昔道光顿悟圆通,自知非向上事,后得遇杏林而成大道;上阳即得缘督之诀,不敢自足,犹必见青城而备火候;三丰嵩山苦历十余年,一无所得,后感郑吕二仙指点,方知大事。虽世间微艺薄技,尚赖师传而知,况性命大事,岂能无师而晓?盖性命之道,乃窃阴阳、夺造化、转生杀、扭气机、先天而天弗违之道,鬼神不能测,蓍龟莫能占,得之者立跻圣位,直登彼岸,是天下第一件大事,是天下第一件难事,苟非圣师附耳低言,如何知之?”
 

自古丹书,多言药物火候之运用,而药物火候的精微关键处,却不形诸笔墨,必赖有修证的真师口传心授。张紫阳《悟真篇》说:“契论经歌讲至真,不将火候著于文。要知口诀通玄处,须共神仙仔细论。”又说:“纵识朱砂与黑铅,不知火候也如闲。大都全借修持力,毫发差殊不结丹。”性由己悟,命假师传。命功从炼己入手,筑基培固,炼精化气,都是有为之法,技术要求非常强,法度谨严,若不得明师指授,稍有不慎,即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此即《悟真篇》所讲的“阴阳否隔即成愆”。如药物有先后天之别,水源有清浊之辨,火候有老嫩之分,又有阴阳之匹配,玄关之妙用,元神真意之作用,又以龙虎铅汞为喻,至于抽添运用,五行生杀,主客先后,名目繁多,使学者如坠五云之中。《悟真篇》曰:“纵使聪明过颜闵,不得真师莫浪求。”可谓一语切中要害。老师在修炼中所起的作用可谓大矣,修炼之士岂能不尊师乎?
 

古代炼士,对老师的尊崇也远甚于今人。这里引用道教典籍《神仙传》中的记载来加以说明。
 

《神仙传》“陈安世”条载:陈安世原为灌叔平门客,灌叔平好道思神,忽有二仙人假托书生,从叔平游以观试之,叔平久而生懈怠。陈安世因而得仙缘。后来被灌叔平看破行止,乃叹曰:“夫道尊德贵,不在乎年齿。父母生我,然非师则莫能使我长生也,先闻道者则为师矣。”叔平转而对安世执弟子之礼,朝夕拜事,为之洒扫。安世道成,白日升天。临去,遂以要道传叔平,叔平后亦得仙也。道德尊贵,不因为求道者的年龄长幼、地位贵贱而有所偏废,六祖慧能所谓“下下人有上上智”,非有宿世根基至心求道而不可得。 
 

《神仙传》“李八百”条载:“李八百者,蜀人也……知汉中唐公昉求道而不遇明师,欲教以至道,乃先往试之,为作佣客,公昉不知也。八百驱使用意过于他人,公昉甚爱待之。后八百乃伪作病,危困欲死,公昉为迎医合药,费数十万,不以为损,忧念之意形于颜色。八百又转作恶疮,周身匝体,浓血臭恶,不可近视,人皆不忍近之。公昉为之流涕曰:‘卿为吾家勤苦累年,而得笃病,吾趣欲令卿得愈,无所恡惜,而犹不愈,当如卿何?’八百曰:‘吾疮可愈,然须得人舐之。’公昉乃使三婢为舐之。八百曰:‘婢舐不能使愈,若得君舐之,乃当愈耳。’公昉即为舔之。八百又言:‘君舔之复不能使吾愈,得君妇为舐之,当差也。’公昉乃复使妻舐之。八百曰:‘疮乃愈差,然须得三十斛美酒以浴之,乃都愈耳。’公昉即为具酒三十斛,著大器中。八百乃起入酒中洗浴,疮则尽愈,体如凝脂,亦无余痕,乃告公昉曰:‘吾是仙人,君有至心,故来相试。子定可教,今当相授度世之诀矣。’乃使公昉夫妻及舐疮三婢,以浴余酒自洗,即皆更少,颜色悦美。以丹经一卷授公昉,入云台山中合作丹,丹成乃服之,仙去也。”唐公昉可谓至心求道者。仙人李八百之试公昉,也甚是苛求。八百化身佣者,公昉不知也,以佣者身份提出如此无理要求,在今天看来,殊难理喻。而八百所试者,也无非看公昉是否真善人,是否真求道者。
 

《神仙传》“刘政”条说:“刘政者,沛国人也。高才博物,学无不览。以为世之荣贵,乃须臾耳,不如学道,可得长生。乃绝进取之路,求养性之术。勤寻异闻,不远千里。苟有胜己,虽奴客必师事之。”很多有修证的道师,往往混迹于市廛,和光同尘,大隐于世。象吕洞宾,成道后显圣迹于宋元明清各朝代,以不同的面目度化有缘,或为道士,或为僧丐。我们肉眼凡胎,如何识得?只有以诚心德行感化真师,才会受到真师的期许而亲临点化。
 

《神仙传》“宜君王老”条载:“王老,坊州宜君县人也。居于村墅,颇好道爱客,务行阴德为意,其妻亦同心不倦。一旦有蓝缕道士造其门,王老与其妻俱延礼之。居月余,间日与王老言谈杯酌,甚相欢狎。俄患遍身恶疮,王老乃求医药看疗,益切勤切,而疮日甚。逮将逾年,道士谓王老曰:‘此疮不烦以凡药相疗,但得数斛酒浸之,自愈。’于是王老为之精洁酿酒,及熟,道士言以大瓮盛酒,‘吾自加药浸之。’遂入瓮,三日方出,须发俱黑,面颜复少年,肌若凝脂。王老阖家视之惊异。道士谓王老曰:‘此酒可饮,能令人飞上天。’王老信之。初,瓮酒五斛余。及窥,二三斗存耳,清冷香美异常。时方打麦,王老与妻子并打麦人共饮,皆大醉。道士亦饮,云:‘可上天去否?’王老愿随师所适。于是祥风忽起,彩云如蒸,屋舍草树,全家人物鸡犬,一时飞去。空中犹闻打麦声……”从古至今,能象王老夫妻这样好道积行阴功的人,万中难得其一。蓝缕道士可能是一位得道高人,正是因为王老夫妻好道爱客、积行阴德而前来度化。关于“飞升”的说法,今天可能很少有人相信它的真实性,即使是正统的内丹修炼者,由于受到时代和其他宗教的影响,也多持怀疑态度。但是从道家和佛教密宗修行的经验来看,是完全可能的,只是很少有人能证得罢了。作为一个正信的修行者,我们不妨把它作为启迪我们灵性升华的故事来读,或许这正是编撰者的用意所在。
 

对老师的尊崇,古今皆然。但是,很多人因为宿世的因缘善根不契合,少有以慧眼识得明师的。或一知半解,或将信将疑。有的人与老师相处久了,只看到了老师的短处,而对老师的长处不能辩识,以世俗愚昧小人的心思去猜度,认为师不过如此。殊不知师恩浩荡,真正的明师多从言行引领后进,从大处接引后学。有的人自身根性差,不知积行上进,反而埋怨老师保守,未传真诀。假如老师事事指明,我们自己不经过深研磨砺,我们的悟性又如何能提升?得老师真传者,说明缘份较好,有一定根基,更要时刻警觉,时刻返照自己的思想意识,检讨自己的德行是否有失。如果我们不及时返观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圣意,修炼是否精勤,德行是否积累,灵性是否进益,而妄想老师以慈心加持,不白日作梦!自古没有任何仙佛能度化根基下劣、冥顽不化之人!即使仙佛有能力度化你上升仙界,也会因为心性不固而思凡下界。这里我们仍然依据道教典籍《神仙传》加以说明。
 

《神仙传》“魏伯阳”条载:“魏伯阳者,吴人也。本高门之子,而性好道术,不肯仕宦,闲居养性,时人莫知其所从来,谓之养民治身而已。后与弟子三人入山作神丹,丹成,知弟子心不尽诚,乃试之曰:‘此丹今虽成,当先试之。今试饴犬:犬即飞者,人可服之;若犬死者,则不可服也。’伯阳入山,特将一白犬自随;又有毒丹,转数未足,合和未至,服之暂死,故伯阳便以毒丹与白犬,食之即死。伯阳乃问弟子曰:‘作丹惟恐不成,丹即成,而犬食之即死,恐未合神明之意。服之恐复如犬,为之奈何?’弟子曰:‘先生当服之否?’伯阳曰:‘吾背违世俗,委家入山,不得仙道,亦耻复归,死之与生,吾当服之耳。’伯阳乃服丹,丹入口即死。弟子顾相谓曰:‘作丹欲长生,而服之即死,当奈何?’独有一弟子曰:‘吾师非凡人也,服丹而死,将无有意耶?’亦乃服丹,即复死。余二弟子乃相谓曰:‘所以作丹者,欲求长生,今服即死,焉用此为?若不服此,自可数十年在世间活也。’遂不服,乃共出山,欲为伯阳及死弟子求市棺木殡具。二人去后,伯阳即起,将所服丹内死弟子及白犬口中,皆起。弟子姓虞,遂皆仙去。”魏伯阳的弟子三人中,只有一人对魏伯阳是诚心信服的,其中两弟子都对丹成心存疑虑,信心不足,最终功亏一篑,悔之晚矣!
 

《神仙传》“壶公”条说:壶公“常悬一空壶于坐上,日入之后,公辄转足跳入壶中,人莫知所在。唯长房于楼上见之,知其非常人也。长房乃日日自扫除公座前地,及供馔物,公受而不谢。如此积久,长房不懈,亦不敢有所求。公知长房笃信,语长房曰:‘至暮无人时更来。’长房如其言而往。公语长房曰:‘卿见我跳入壶中时,卿便随我跳,自当得入。’长房承公言为试,展足不觉已入。既入之后,不复见壶,但见楼观五色,重门阁道,见公左右侍者数十人。公语长房曰:‘我仙人也。忝天曹职,所统供事不勤,以此见谪,暂还人间耳。卿可教,故得见我。’长房不坐,顿首自陈:‘肉人无知,积劫厚,幸谬见哀愍,犹如剖棺布气,生枯起朽,但见臭秽顽弊,不任驱使。若见怜念,百生之厚幸也。’公曰:‘审尔大佳,勿语人也。’……公告长房曰:‘我某日当去,卿能去否?’长房曰:‘思去之心,不可复言。’……长房随公去,恍惚不知何所之。公独留之于群虎中,虎磨牙张口,欲噬长房,长房不惧。明日,又内长房石室中,头上有大石,方数丈,茅绳悬之,诸蛇并往啮绳欲断,而长房自若。公往撰之曰:‘子可教矣。’乃命噉溷,溷臭恶非常,中有虫长寸许,长房色难之。公乃叹谢遣之曰:‘子不得仙也。今以子为地上主者,可寿数百余岁。’”壶公命长房吃粪便,是考验长房是否心有惧色,而长房畏之。若长房不惧而食之,恐非为粪也。长房自是失去成仙之缘,仅得延命之寿。喇嘛尊者在《大师在喜马拉雅山》一书中,记载了印度一位瑜珈士,将死尸的腿肉煮后变成乳酪和糖做成的甜点的故事,说明物质和能量可以相互转换,可作长房食粪非为粪之佐证。
 

对老师的诚信,对道的诚信,是修炼能否成功的又一条件。俗语说“心诚则灵”。心不诚则无法接通虚空信息场能,更不能达成与历代祖师的信息调谐共振。所以心诚是衡量成功与否的关键。赵避尘《性命法诀明指》记载:
 

(龙门派)“九代祖师柳华阳,洪都之乡人也。幼而好佛,因入梵宇有悟,常怀方外想。后乃投皖水之双莲寺,落发出家,才知我释门无有性命双修真诀。忽发一念,于每夕二鼓,五体投地,盟誓虔叩。阅及半载,幸遇龙门八代伍守虚道师,传以全诀真法,赐名‘太长’。又遇壶云老师,开通一身关窍。”
 

柳华阳至心求道,自然得到有缘业师的眷顾。这个事例也给至心求道者一个启示:只要我们求道的心是真实的,我们的德行、阴功一天天在上进,机缘遇合,一定会得到冥冥之中仙佛的护佑与加持,也会得到真师的垂顾。
 

对老师的信心有不可思议的作用。这也是一念精一结果,所谓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”不特道教重视,其他教派也更加强调。如传统道家有念师默像法,佛教密宗也有上师瑜珈之修炼法。这种方法特别重视老师(上师)在修炼中的加持作用,如果我们对老师(上师)的信心不够,就无从修起,也没有多大效果。“当持师功德,无寻师过失。观德得成就,察过不得成。”密宗将上师视作成就之根本,对上师的诚信超过任何派别,值得我们深思。
 

二、道尊、德贵
 

(一)
 

老子《道德经》五十一章言:“道生之,德畜之,物形之,势成之。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。”憨山大师解曰:“此言道德为万物之本,欲人体道虚怀,而造乎至德也。然道为天地根,故万物非道不生。且道但能生之而已,然非德不畜。”肖天石谓“举道即德立,举德亦可以入道”。道德并重,二者不可偏废。
 

贵德是衡量修道能否成就的本质与核心。历劫无量的仙佛,无不尊道而贵德。紫阳真人《悟真篇》说:“大药修之有易难,也知由我亦由天。若非积行施阴德,动有群魔作障缘。”又说:“德行修逾八百,阴功积满三千。均齐物我与亲冤,始合神仙本愿。”(《悟真篇·西江月》)在修炼金丹大药的过程中必须有阴德作基础,在飞升上界之前,也必然有德行、阴功的积累。修行者要想横超三界,必然会受到邪魔外道的阻止,若无阴德的积累,决不可能得到十方三界遍及一切处的成道者的提携与加持,要想修行成功,无疑煮沙为豆,痴人说梦!
 

自古以来,道不轻传。究其原因,还是受授者根基不固,心性不备,德行未充,即使真仙直面也会错失良机。这种事例,在仙传中屡见不鲜。昔紫阳真人,三传非人,三遭祸害。其师刘海蟾说:“异日有为汝脱疆解锁者,当宜授之,余皆不许。”能得传授者必是载道之器、德行兼备之人。南宗二祖石泰,史传称其天性仁慈,经常以医药施人,不受任何酬报。只愿病者愈后栽一棵杏树,年月久了,杏树成林,人们因此称他为石杏林。后来遇到紫阳真人,得以传授金丹至道。不是载道之器,即使是父子、夫妻也不能相传。《神仙传》“程伟妻”条载:“汉期门郎程伟妻,得道者也。能通神变化,伟不甚异之。伟当从驾出行,而服饰不备,甚以为忧。妻曰:‘止阙衣耳,何愁之甚耶?’即致两匹缣,忽然自至。伟亦好黄白之术,炼时即不成,妻乃出囊中药少许,以器盛水银,投药而煎之,须臾成银矣。伟欲从之受方。终不能得。云伟骨相不应得。逼之不已,妻遂蹶然而死。尸解而去。”
 

自古仙才,旷世难遇。能遇明师、真师,也是多世积功累德的结果。《神仙传》载:杜子春少落拓,志气闲旷,纵酒闲游。以致资产荡尽,投奔亲朋故知,皆以见弃。时值隆冬,衣破腹空,仰天长吁。遇一老者,资助三百万钱。荡心复炽,乘肥衣轻,会酒徒,征丝管,歌舞于倡楼。一二年间,稍稍而尽,衣服车马,易贵从贱,去马而驴,去驴而徒,倏忽如初。又自叹于市门,又得老者资助一千万钱。钱既入手,心又翻然,纵适之情,又却如故。不一二年间,贫过旧日。复遇老人于故处,子春不胜其愧,掩面而走。老人牵裾止之,因与三千万钱。因谓老人曰:三感深惠,唯叟所使。老者原乃炼丹道士,遂登华山云台峰。子春经过重重考验,喜、怒、哀、惧、恶、欲皆忘,惜未能割舍世间情爱,最终难入仙班。
 

真师所重者,是我们是否具备了成就仙材的基本素质。如果我们不注重心性和德行的修持,就是真仙降临,也会错失契机。《神仙传》又载荥阳郑又玄,本为名家之子,生有仙骨道气,上帝谴太清真人三次化现人间,与之为友师,将授真仙之诀。然又玄生性骄傲,二次不识真仙而辱之。后从师(太清真人化现)十五年而心生懈怠,待其醒悟,已失得道之机,恚忧而卒。数世修持积累之根基,一朝被毁,良可叹惜!
 

这样的事例,在仙传中不胜枚举。《太平广记》“寒山子”条记载:“咸通十二年,昆陵道士李褐,性偏急,好凌侮人。忽有贫士诣褐乞食。褐不之与,加以叱责。贫者唯唯而去。数日,有白马从白衣者六七人诣褐。褐礼接之。因问褐曰:‘颇相记乎?’褐视其状貌,乃前之贫士也。逡巡欲谢之,惭未发言,忽语褐曰:‘子修道未知其门,而好凌人侮俗,何道可冀?……吾始谓汝可教,今不可也。修生之道,除嗜去欲,啬神抱和,所以无累也;内抑其心,外检其身,所以无过也;先人后己,知柔守谦,所以安身也;善推于人,不善归诸身,所以积德也。功不在大,立之无怠;过不在大,去而不贰,所以积功也。然后内行充而外丹至,可以冀道于仿佛耳。子之三毒未剪,以冠簪为饰,可谓虎狼之椁,而犬豖之质也。’”修炼之士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去除各种嗜好欲望,痛改心性和德行上的缺陷,又如何能进入真道?“内行充而外丹至”,内在德行不修,就是打坐一万年也是枉然!
 

自古以来,修道须靠修炼有成的明师心传口授,丹道不是世间小术,是成仙的大道,如果没有明师的指引,在实修中可能迷雾重重,荆棘遍地,轻则出偏,重则伤命,这其中的深奥道理,非过来人是难以深刻领会得到的。这里举两个事例:
 

民国·郭则沄《洞灵续志》卷四记载:
 

“吾乡道咸间有某主事者,通籍后即里居不出。性好兰,每花时,一榻前后遍列芳丛,偃卧其中,如在众香国。中年习道术,日必静坐。久之,元扃渐启,有婴儿自顶出,仅能游戏室中。一日为猫所攫,大惊不得归,遂卒。谈次曾举其名,惜忘之矣。又徐仲可言:汪生功聘,颂阁观察之先世,年甫冠未娶,即专心修炼。静中觉顶门出一小儿,缘窗上檐,止于屋瓦上。日将午即下檐,循窗复入顶门。如是者有日矣,他人亦见之,面目佼好,对日光游戏,活泼有致。忽有新至婢,传呼午餐,声稍巨,婴儿惊,往复檐端,迷失归路,良久化为烟四散,而功聘遂卒,仅二十余也。二事适相类,可见道家之术非妄,但修之不善,则反以促年。古今言玄妙者多矣,而得道者百不一二,可不慎哉!”
 

郭则沄《洞灵小志》卷五又载:
 

“朱晓岚方伯(荣)夙好道,宰萧山时,有授以道家秘诀名‘转大金轮’者,倏大声轰然,如天倾地陷,惝间魂已离体。经大堂,见有买菱者,二役与议价。出门至城外,则黄沙蔽空,阴森非复人境。一道士持扇相向,每扇之,辄倒退数步,渐退至大堂,二役卖菱者议价犹未就也,再退即苏。询所见二役,果然。自是每寝不能合睫,恒坐以待旦,调治数月始愈。晚年但持《心经》,宁静自摄,年逾七旬,每语人云:‘修道者非有真传,不可轻试。’且述是事为戒。”
 

以上两个事例都说明了同一个问题:金丹大道得之不易。我辈有此善根因缘,得遇明师真传,就不要枉负今生。首先要从理法上弄清楚内丹术的修行次第,尊重大道的运行规律,同时还要在修炼中顺应道法自然的原则,由低至高,不能越级而上。而德行的修持又是成道的关键所在。一个德行不充之人,在修炼中可能障难重重。
 

(二)上德下德
 

德有上德与下德之分。老子《道德经》三十八章:“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不失德,是以无德。上德无为而无不为,下德为之而有以为。”当代道教学者肖天石解释说:“天地无恩而大恩生,天地无德而大德立。德者,道之德也,行道而有得之谓德。……德生于道……故明德即明道,而修德即修道也!大道虚无,难以言说,故复举德以明之,实则二而不二,能共化于道,则自得之矣。圣人法天之行,化育万物而不为有,恩被天下而不为恩,德及万世而不为德,此其所以为大而久也。……上德合天道,凡事皆无心为而为,下德为人道,凡事莫不有心为而为。”
 

关于“上德”,以张良辅助刘邦定鼎中原、图谋国家统一,孔子以儒家思想影响中国二千余年为甚,两者皆是处无为而有以为,泽被后世的典范。
 

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记载:
 

“良尝闲从容步游下邳圯上,有一老父,衣褐,至良所,直堕其履圯下,顾谓良曰:‘孺子,下取履!’良鄂然,欲殴之。为其老,强忍,下取履。父曰:‘履我!’良业为取履,因长跪履之。父以足受,笑而去。良殊大惊,随目之。父去里所,复还,曰:‘孺子可教矣。后五日平明,与我会此。’良因怪之,跪曰:‘诺。’五日平明,良往。父已先在,怒曰:‘与老人期,后,何也?’去,曰:‘后五日早会。’五日鸡鸣,良往。父又先在,复怒曰:‘后,何也?’去,曰:‘后五日复早来。’五日,良夜未半往。有顷,父亦来,喜曰:‘当如是。’出一编书,曰:‘读此则为王者师矣。后十年兴。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,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。’遂去,无他言,不复见。旦日视其书,乃《太公兵法》也。良因异之,常习诵读之。”
 

张良先祖本姓韩,为韩国颖川郡贵族,其祖三代为韩丞相。秦灭韩后,他图谋恢复韩国,散尽家财,结交力士,在博浪沙狙击秦始皇未遂,逃亡至下邳。以张良贵族公子的身份,能忍声吞气为一老者拾履,实属不易。张良后来随刘邦起兵,争得汉家天下,封万户,位列侯,成就千秋功业。功成名就,而作方外之思,从赤松子游,学辟谷、道引、轻身之术。张良之后张道陵,开后来道教正一一系,天师府从汉至今二千余年,绵延不绝,传位六十五代。元末明初,武当张三丰自称张道陵之后裔,武术以太极见长,兼及内外丹服食之术,住世近千年,位证金仙。阴德之厚,千古未之有也。
 

孔子,名丘,字仲尼。春秋时期鲁国陬邑昌平乡(今曲阜南辛镇)人。儒家学派创始人,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教育家。相传曾修《诗》《书》,订《礼》《乐》,序《周易》,著《春秋》。后人将孔子言行语录整理成《论语》一书。相传孔子有弟子三千,贤弟子七十二人。《论语》一书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、伦理思想、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。孔子的思想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。后世并尊称他为“至圣”、“万世师表”。孔子对后世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政治、教育方面。政治上,他主张“为政以德”,推崇以“礼”与“仁”治国。教育上,他主张老师应该“诲人不倦”,“循循善诱”,“因材施教”,认为学生学习要能够“举一反三”、“温故而知新”;学习还要同思考结合起来: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,孔子主张学无常师,他说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”孔子的儒家思想,自汉代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以来,一直为历代统治者所用,作为举贤任能的标准,影响中国数千年。
 

以上两个事例皆暗合老子“上德”之论。上古尧舜以道德精神“立德”,汉初张良以济世奇功“立功”,春秋孔子以治世思想“立言”,此皆合于古人“不朽”之谓也。
 

而太上以道德化现,著五千言,开两千余年内丹修炼先河,为后世确立道德并重的修炼原则。其流风遗响,影响后世万代千秋。太上以道德“立德”,以度化“立功”,以五千言“立言”,言传身教,集德、功、言三位一体,可谓真不朽者也!
 

何为下德?下德就是凡事有以为,从自身作起,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”,行一切善行。爱惜物命,“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惟坚。”⑤凡事有以为而为,终至无以为而为之,下德积久而成上德。
 

中国有句古话说:“不为良相,必为良医。”良相以治世,良医以医世。古代修道者多为医家,由儒而道,入世而出世。或为养命之手段,或为医世以济世,或为飞升之功德。这也是“下德”之一种。下德有以为而终归无以为,是下德变为“上德”。丹书曰,道果圆成,还得三千善行,方能飞升上界。许旌阳丹成之后,有除蛟害之功;孙思邈丹成之后,有救民疾之德。未遇真师之前,真师也必定选择德高之人授受真诀;既遇真师之后,即使丹成还得积累善行以应上界之诏。孙真人说:“德行不充,纵玉酒金丹,未能延寿。”延寿都得靠德行感通上界,何况出离三界为仙佛事,岂能无德行乎?
 

唐代道士孙思邈在其所著《大医精诚 》中说:“凡大医治病,必当安神定志,无欲无求,先发大慈恻隐之心,誓愿普救含灵之苦,若有疾厄来求救者,不得问其贵贱贫富,长幼妍蚩,怨亲善友,华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亲之想。亦不得瞻前顾后,自虑吉凶,护借身命。见彼苦恼,若已有之,深心凄怆,勿避险恶,昼夜寒暑,饥渴疲劳,一心赴救,无作功夫形迹之心。如此可为苍生大医。”孙思邈医德高尚,医术高操,曾传为山中猛虎疗伤,河中鲛龙治疾。其神奇的治病功效,为上界仙佛所闻。著有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、《千金翼方》,被后世尊称为“药王”。
 

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,外示医药,内隐仙道,为解除天下苍生之疾苦,游历名山大泽,辩药性,知本末,去伪存真,历时二十七年编成《本草纲目》一书,为古代中药学之集大成著作。其大恩泽世,初始有以为而终至无为而无不为,亦符合“上德”之论。
 

如当代仙师、四川安岳李真果,为龙门派丹台碧洞宗一脉,平生以济世救人为宗旨,以道医术闻名乡梓。虽故去多年,四方百姓仍忆其恩德。李真果生在乱世和宗教无人尊重的年代,其德行功用、忍辱为道之行持,又岂世人所知?也正合于大医医世的古训。
 

又如当代内丹家严新,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始,在全国各地组场治病,惠人无数。严新是将道家传统修炼术推向普通大众的第一人,对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的修行界影响深远。严新强调重德为本,对过去犯下的错误,从内心深处加以深刻的检讨和忏悔,改过自新;讲求多作功德,以慈心善念对待人和事;以众为师,以万事万物为师;通过内在心性的修养,逐步断绝世间名、利、是、非、酒、色、财、气的诱惑,充分发挥元神的主导作用,在修炼中就能作到心若止水。如果我们不在平时的生活、工作中注重个人德行的修养,即使有机缘得到世上最高深的法诀,那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。反之,一旦让名、利、是、非、酒、色、财、气等后天意识中作了主宰,在修炼中就容易出现幻象,以致走火入魔。“德有多深,道有多高”,这是内丹家严新“重德为本”给我们的启示。
 

以上所论,初始为有以为之“下德”,及至无为,“下德”而为“上德”。自古以来,仙佛所事,乃上德之用,救黎庶于水火,解倒悬于无形,泽被天下苍生,如此大德大恩,我辈修炼者岂能视而不见乎?


(三)只修功德能否成就?
 

从修道的角度来讲,古代的修士,走的是两种不同的修行路线。一种是道德并重,以功德智慧成就大罗金仙;另一种是自身因缘不具备,先从德行上起修,在人生短短的几十年中,努力使自己德行的修持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,临命终了,得到上界仙佛的提携,元神在上界随仙佛继续修行。
 

现代修行者对只修德行能否成就,多持怀疑态度。但古今善书、仙传对此的记载却不厌其详。
 

扶鸾著作《天堂游记》记载杨善生灵魂随济公活佛上至天界,访谈一位金仙说:“修道是终身事业,不可一日终止。……我在世时生平敬奉太上道祖、吕祖师、观音大士等仙佛学道,勤参真理,举凡有益世人之举,如济贫施药、修桥铺路、捐印善书、讲经说法等,均尽力行之;功果圆满,归仙之后,灵至瑶池逍遥。”
 

该书还记载了一位得道的仙姑的修学经历:“我生前学习裁缝,学成之后,自己开业,由友人引进拜师学道,并清口茹素,一方面从事工作赚钱,一面修身悟道,半圣半凡,遇有顾客,即予劝化,并度他们求道修德,如看见贫困,即布施济助,二十五岁结婚,夫君亦是虔诚在家修道居士,夫妇同修,有过互相劝勉,自觉天恩圣德无以为报,得有知心道侣,自觉甚为满足。生有二男一女,均能认真求学读书,遵守道德,敦品励行。一生行善不倦,度人无数,至六十二岁,无疾而终,一点真灵飘至无极瑶池,受老母加封为静月仙姑,逍遥无尽,我夫君亦在去年归仙,现正在东华宫修炼,均得到很高果位。”
 

另一位得道的道长说:“修道的方法很多,谈到我的修道过程,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。我在世时拥有巨富,但我却轻财重道,不愿做个守财奴,所以每遇灾变或贫困需要救济,均倾囊相助。对地方建设、教育英才所需土地金钱,均慷慨捐献,所以有大善人及散(善)财仙之称。晚年更持斋修道,讲经说法,度人向善,作移风易俗慈善工作。因我一生对人慈善为怀,所以被我感化者甚多。七十八岁别世,来至五老天再修炼,现在于水晶宫内培养元神,已至圆光阶段。”
 

该书中怀德真人的体道经历更值得我们学习:“我并无修什么大道,今日能够有此地位,都是一生中遵守人伦道德所致。我住在偏僻乡村,耕农为生,因从小家父敬神拜佛甚虔,时常对我讲述因果报应故事,自幼受到宗教环境熏陶,及养成慈悲心肠,在除草犁田时遇有青蛙或其它小生命,尽力给予保护,使它继续占一小天地生活。农作物、蔬果收成时,必送些给邻居享用,大家和乐融融。还有一生中,懂事以来,绝对不随地吐痰、便溺、或指天骂地。我降生于地,对地存着万分敬意,从不破坏土地的地理,认真培养地灵,耕种食物,使土地发挥他的灵气,滋育众生救度众生。想不到由此而得了地道,确守人伦,而得人道。人法地,地法天,所以证得天道。去世时,经过地府而销案,受到黄老的提携,在中华天炼道,觉得无上光荣。”行行出状元,修道不一定到深山,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培养仁慈善性,处处去关怀、帮助别人,无形中你本身的灵气增加,聚少成多,最后也就凝结出一位真人。所有的仙佛生前无不时时刻刻以济度众生为己任,随着自己环境去修炼自己。
 

从修行的终极意义上来讲,仙佛的成就,也是元神真性智慧的解脱。《天堂游记》第十五回借一位金仙的口讲:
 

“我在凡尘,本来是一位商人,俗姓詹,从小对仙佛就有崇高敬意,喜欢阅读三教经典善书,后来由友人引进,拜师学道,蒙师授记点化迷津,一时顿悟生死之门。从此对人生有更超然的看法,发心度众,印赠各种经典善书,济贫解困等事,尽力行之,此即积外功。有一天,我研读《清静经》中:‘虽名得道,实无所得’之句时,豁然开悟,五六年来积聚心中的执着,突然解开,以前我执迷我已‘得道’,心中虽有一种莫名的喜悦与依赖感,深信离世后,一定有一个去处,可是一切还在摸索中。自研读到‘虽名得道,实无所得’时,我反复自问:我得了什么道?两手依然空空,我何有所得?‘为化众生,名为得道。’道是大自然的真理,森罗万象具赋道性,我领悟每一现象带给人们的启示,我看透了这一切,而这具假身的特殊记号、神秘咒语、手印等有形的道,并非真道,这一切都是归于一心的应用,那么我可以忘记这一切,任由我的心性自由去与宇宙万物合一。我自从了悟这些真理以后,一方面自己去实践,另一面向有缘众生宣说。一生中,我以这种觉悟启发自性,开通心眼。我去世前即觉得‘真我’即将离开‘假我’,好象从身上脱掉衣服一样”,元神飘向南天门。
 

综上所论,仙佛的成就是功德智慧的成就,也就是行大道与积大德的关系。行大道与积大德并行不悖。夫大道无大德不行,有大德必能成就大道。而大德之积,乃无为而为之,“尊师、重道、贵德、心诚”八字庶几近之,若我们切实做去,处处落到实处,何愁下德不变为上德,小德不变为大德,又何虑德之不积,道之不行乎?

 

注:①韩愈《师说》

       ②《浏阳算学馆增订章程》

③《中国历史研究法·自序》

④《论语·述而》

⑤《朱子家训》

上一篇:从人体经络探求丹道最高深的密意 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南宗太乙之家QQ群:515612177 咨询电话:18782466909  138901311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