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
历世真仙体道通鉴(卷七)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越道一编   日期:2018-06-06 12:52   热度:

董仲君

       董仲君者,临淮人也。少行气炼形,年百余岁不老。尝见诬系狱,佯死,臭烂生虫,狱家举出,而后复生,尸解而去。
 
车子侯

       车子侯,扶风人也。汉武帝爱其清静,稍迁其位至侍中。一朝,语家云:“我今补仙官,此春当去。至夏中当暂还,少时复去。”果如其言。武帝思之,乃作歌曰:
       
       “嘉幽兰兮延秀簟,簟妖淫兮中臧。日斐斐兮丽景,风徘徊兮流芳。皇天兮无慧,至人逝兮仙乡。天路远兮无期,不觉涕下兮沾裳!”

 
王兴

        王兴者,阳城人也,常居宛谷中。本凡民,不知,无学道之意也。汉武帝元封二年正月甲子,上嵩高山,登大虞石,起道。宫使董仲君、东方朔等斋洁思神,忽见仙人长及二丈余,耳出头顶,下垂至肩。武帝礼而问之,仙人曰:“吾九嶷山人也。闻中岳石山菖蒲,一寸九节,服之可以长生,故来采之。”言讫,忽失所在。武帝顾谓侍臣曰:“彼非学道服食之徒也,恐是中岳之神,以此谕朕耳。”乃采菖蒲服之二年。武帝性好热食,服菖蒲每食热辄烦闷不快,乃止。时从官亦多服之,然莫能持久。惟王兴闻仙人服菖蒲之言,乃采服之不息,后为蒲江主簿。间县境有神仙灵化,每瞻望云际,归心达诚,遂罢官隐于秋长山,即二十二化也。下有洞穴,中有千岁金蟾,古老相传有见之者,当即得道。又有琼花木,在山之顶,径八九尺,叶若白檀,终冬常茂。云此木花开,即有于此升天得道者。花如芙蓉,香闻数里。兴居此山,存神抱一,吸景内修,又以乘龙蹑纪之道九载修炼。忽有琼花吐艳,又见金蟾跳跃引入洞中,遇金液之丹,拜而服之,后云车迎之,白日升天。后人因兴得道,遂相传为主薄化。
 
寿光侯

        寿光侯者,能劾百鬼众魅,令自缚见形。其乡人有妇为魅所病,侯为劾之,得大蛇数丈,死于门外。又有神树,人止者辄死,鸟过必坠。侯复劾之,树盛夏枯落,见大蛇长七八丈,悬死其间。汉武帝闻而召见,乃试问之曰:“吾殿下,夜半后常有数人绛衣被发,持火相随,岂能劾之乎?”曰:“此小怪,易消尔。”帝伪使三人为之,侯劾三人,登时仆地无气。帝大惊曰:“非魅也!朕相试耳!”解之而苏。
 
卫叔卿

        卫叔卿者,服云母得仙。汉武帝天汉二年八月壬辰,老君复遣卫叔卿来见帝。时帝闲居殿上,忽见羽衣星冠,乘云车、驾白鹿而至。帝惊问为谁,答曰:“中山卫叔卿也。”帝曰:“子若是中山之民,乃朕臣也,可前共语。”叔卿忽焉不知所在。帝甚悔恨,即遣梁伯至中山求之,不得见。但将其子度世还见帝。帝问云:“汝父今在何所?”对曰:“臣父少好道,不交人事,委家而去已四十五年,云当入华山也。”帝复遣梁伯与度世共之华山寻之。至绝岩之下,望见叔卿与数人博戏于岩上,紫云覆之,白玉为床,又有数仙人持幢节立其后。度世望而再拜,叔卿曰:“汝何为来?”度世曰:“帝甚恨前日仓卒,不得与父言,今故遣使者梁伯与度世共来,愿更得见父也!”叔卿曰:“我前为太上所遣,欲告帝以大灾之期及救危厄之法,国祚可延。而帝乃骄慢自贵,不识真道,是以去耳。今当与中黄、太一共定天元,吾终不复往也!”梁伯还奏,帝悔之。当时,度世问叔卿曰:“不审与父并坐是谁也?”叔卿曰:“洪崖先生、许由、巢父、太玄公、飞黄子、王子晋、薛容也。今世向大乱,后数百年间土灭金亡。汝归,当取吾斋室西北隅,大柱下玉函中有神素书,取而按合,服之一年,则能乘云而行。道成,来就于此!”度世拜辞而去。后以神方为梁伯之师,合而服之,与梁伯俱得仙。
 
戴孟

        戴孟,武当山道士,字成子,武威人也。汉武帝时,为殿中将军,本姓燕名济,字仲微,得道后,改姓名。又云:汉明帝时人,少孤,养母甚至,复好神仙学,周游四方。母既即世,入华阳山,服白术、黄精,兼能种植,及服云母、雄黄、丹砂、芝草,笃志于道,久而愈勤。一日,授《玉佩金珰经》并石精金光符于清灵裴真人,精思修之,则自觉体轻,游名山访真境,日行七百里,得不死之道。腰间有十数卷书,即太微黄书也。仙人郭子华、张季连、赵叔达、山世远,常与之游处。谢允尝师事之,允字道通,历阳人,幼时为人所掠,卖往东阳,久之告官,被诬陷乌伤,狱将入死,夜有老翁,授其符,又有黄衣童子往来,于是得免。晋成帝咸康中,至襄阳武当山,见戴孟,观其风骨,即先来狱中授符者,乃孟耳。遂执弟子礼,求授道要。后出仕作历阳、新丰、西道三县,所至多神验。允年七十,犹不老,孟则或隐或显,莫知所之。《真诰》云:黄衣童子者,即玉佩金珰之官耳。
 
山世远

        山世远,授戴孟先生法,暮卧,先读《黄庭内景经》一过乃眠,使人魂魄自制炼。尝行此二十一年,亦仙矣,是为合万过。夕得三四过乃佳,世远得道,为太和真人。
 
毛伯道

        毛伯道、刘道恭、谢稚坚、张兆期,皆后汉时人也。同于王屋山学道四十余年,共合神丹成,伯道先服即死,次道恭服之又死,稚坚、兆期不敢服,弃药而归,未出山,忽见伯道、道恭各乘白鹿在山上,仙人执节以从之,二人悲愕悔谢。道恭授以服茯苓方,二人后亦度世[《真诰》注云:谢稚坚有三处出:一云与葛玄相随;一云在鹿迹洞中,即是此,为详为是;一人当同姓名尔]。
 
苏林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苏君,讳林,字子玄,濮阳曲水人也。少禀异操,独逸无伦,访真之志与日弥笃,尝负担至赵,师琴高先生,时年二十一,受炼气益命之道。琴高初为周康王门下舍人,以内行补精术及丹法,能水游,时已九百岁,唯不死而已。非飞仙也,后乘赤鲤入水,或出入人间。而林托景丹霄,志不终此,后改师华山仙人仇先生。仇先生者,汤王时木正也,服胎食之法,还神守魂之事,大得其益。先生曰:“子真人也,当学真道,我迹不足蹑矣。”乃致林于涓子,涓子者,真人也。既见之,遂授以真廖,告林曰:“欲作地上真人,必先服食药物,除去三尸,杀灭谷虫。三尸者,一名青古,伐人眼。是故目暗面皱、口臭齿落,由是青古之气穿凿泥丸也;二名白姑,伐人五脏。是故心耄气少,喜忘荒闷,由白姑贯穿六腑之液也;三名血尸,伐人胃管。是故肠轮烦满,骨枯肉焦,志意不开,所思不固,失食则饥,悲愁感叹,精神昏怠,神爽杂错,由血尸流噬魂胎之关也。若不去三尸而服药者,谷食虽断,虫犹不死也。徒绝五味,虽勤吐纳,亦无益焉。盖其虫生而求人,不死不可得也。是故服食不辟于死生,由青古、白姑、血尸三鬼不去所致尔。虽复断谷,人体重滞,淹淹淡闷,又所闷非真,颠倒翻错,邪淫不除,由虫在内,摇动五神故也。凡欲求真,当先服制虫丸,制虫丸者,一名初神去本丸也。欲作真人,当先服制仙丸,制仙丸者,太上八琼飞精之丹也。夫求长生不死,仙真之初,罔不先服制虫丸以除尸虫,建长生之根也。若人腹中有虫,宁得仙乎?形中饶鬼,安得真乎?其虫凶恶,速人之死,故当除之。”涓子告林曰:“我被帝召,上补中黄四司大夫,领北海公,去世无复日也。”后林诣涓子寝静之室,得书一幅,以遗林也。其文曰:“五斗三一大帝所秘,精思二十年,三一相见,授子书矣。但有三一,长生不灭,况复守之乎?能存三一,名刊玉札,况与三一相见乎?加存洞房,为上清公;加知三元,为五帝君。后圣金阙帝君,所以乘景迅雷,周行十天,实由洞房、三元,真一之道。吾饵木精三百年,服气功五百年,精思六百年,守三一三百年,守洞房六百年,守玄丹五百年。中间复周游名山,看望八海,回翔五岳,休息洞室,乐林草之垂条,与鸟兽而相激。川渎吐精,丘陵蓊郁,万物之秀,寒暑之节,弋钓长流,遨游玄籁,静心山岫,念真养气,呼召六丁,玉女见卫,展转六合,无所羁束,守形思真,二千八百余年。实乐中仙,不求闻达。今卒被召,上补天位,徘徊世泽,惆怅绝气,吾其去矣。请从此别,子勤勖之,相飚室也。”林省书流涕,旁徨拜空。涓师之迹,亦绝矣。
 
        夫玄丹者,泥丸之神也。其法出《太上素灵廖》,守三一,为地真;守洞房,为真人;守玄丹,为太微宫也。林谨奉法术修行,道成,周观天下,游眷名山,分形散景,寝息丹陵,卖履市巷,丑形试真,得意而栖,遁化不伦,时人莫能识也。以汉元帝神爵二年三月六日,告弟子周季通曰:“我昨被玄洲召为真人,上领太极中候大夫,今与汝别。”比明旦,有云车羽盖,骖龙驾虎,侍从数千人迎林,林即日登天,冉冉西北而去。良久,云气覆之,遂绝。林未去之时,先是太极遣使者下,拜为中岳真人,后太上又遣玉郎下,拜为五岳地真人,宫在丹陵也。弟子周季通曰:“予见先师得道为仙,已三被拜授,乃登升。盖洪德高妙,玄韵宿感,灵化虚原,神澄八方,龙升凤逐,飞步真门,隐显津梁,观试风尘,其道神矣!其法珍矣!非纸札粗意所能述宣,今聊撰其标略尔,所冀将来有道之士以游目也。”
 
阳生
 
        阳生者,住少室西金门山,山有金罂浆,服之得道。

 
王思真

 
        王思真者,不知其得道年代,位为太上侍经仙郎。汉灵帝光和二年已未正月一日,太上老君降于天台山,命思真披九色之韫,出《洞玄》、《大洞》等经三十六卷,以授太极左宫仙公葛玄。
 
王仲都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王仲都,汉人也,一云道士。学道于梁山,遇太白真人授以虹丹,能御寒暑,已二百许年。汉元帝召至京师试其方术,尝以严冬之月,从帝而游,令仲都单衣乘驷马车,于上林昆明池环水驰走。帝御狐裘而犹觉寒,仲都貌无变色,背上气蒸烋烋然。又当盛夏,曝之日中,围以十炉火,口不称热,身不流汗。后亦仙去。孙思邈尝于峨嵋山栖真习道,仲都与三五人假为猎夫,过其居试之,因论长生之旨,遂授道思邈而去。

 
上成公
 
        上成公,密县人。其初出行,久不还家,后归,语其家人曰:“我已得仙。”因辞家而去,人见其举步稍高,出虚空中,良久乃没。后汉时人也。
 
桐君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汉献帝建安三年,咠图国献鸣石鸡,其色如丹,大如燕,常在地中,应时而鸣,声能远彻,其国闻其鸣乃杀牲以祠之,当声处掘,则得此鸡。若天下太平,翔飞颉顽,以为佳瑞,亦谓之“宝鸡”。人听地中,以候晷刻。道士云:“仙人桐君采石,入穴数里,得丹石鸡,舂碎为药服,令人有声气,后天而死。”吴宝鼎元年,四方贡珍怪,有琥珀燕,置之静室,自于室内鸣翔,此之类也。
 
刘晨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刘晨、阮肇,剡县人也。汉明帝永安十五年,二人往天台山采药,迷失道路,粮食乏尽,望山头有一桃木,共取食之,如觉少健。下山,得涧水饮之,并各澡浴,又望见蔓菁菜从山腹出,次又有一杯流出,中有胡麻饭,悄二人相谓曰:“去人间不远矣!”因过水,深四尺许,行一里,又度一山,出大溪,见二女,颜容绝妙,世所未有,便唤刘、阮姓名,如有交旧也。喜悦,因语曰:“郎等来何晚也?”因邀过家,听馆,服饰无不精华,东西各有床帐、帷幔,七宝璎珞,非世所有,左右直息青衣,悉皆端正,都无男女。须臾,下胡麻饭、山羊脯,食之甚美。又设甘酒。又有数仙客,将三五桃至,女家云:“来庆女婿。”各出乐器,歌调作乐,日既向暮,仙客各还去。刘、阮就所邀女家止宿,驻留十五日,求还,女答曰:“今来此,是宿福所招,得至仙馆,比之流俗,何有此乐?”遂住半年,天气和适,常如三、二月,百鸟哀鸣,无不悲思,求归甚切,女曰:“罪根未灭,使令君等如此。”更唤诸仙女,共作鼓吹送刘、阮“从此山洞口去,不远至大道。”随其言,而得还家乡,并无相识也。乡里怪异,乃验得七代子孙,传上祖公入山不出,不知何在,既无亲属,栖泊无所,却欲还女家,寻当年所往山,路迷莫知其处。至晋武帝太康八年,竟失二公,不知其所之也。
 
武丁
 
        桂阳城武丁,有仙道,常在人间,忽谓其弟曰:“七月七日,织女渡河,诸仙悉还宫,吾已被召,不得停,与尔别矣。”弟问:“织女何事渡河?兄何时当还?”答曰:“织女暂诣牵牛。吾去后,三千年当还耳。”明旦,失武丁所在。世人至今犹云:七月七日,织女嫁牵牛云。
 
玄都先生
 
        玄都先生者,授仙人《黑玉天地铃经》行而得道。
 
蔡长孺
 
        蔡长孺者,蜀郡人。服十精丸,年三百岁,色如少童。

 
延明子高
 
        延明子高者,服麋角得仙。

 
崔野子
 
        崔野子者,服术以度世。

 
灵子真
 
        灵子真者,服桃胶以得仙。
 
任敦

        任敦,博昌人也。少在罗浮学道,后居茅山南洞,行斗步之道及洞玄五符,能役召鬼神、隐身分形,居山舍,虎狼不敢触犯。
 
敬玄子

        敬玄子,修行中部之道,存道守三一,常歌曰:
“遥望昆仑山,下有三顷田。
 
借问田者谁,赤子字符先。

土生二灵木,双关侠两边。

日月互相照,神路带中天。

采药三微岭,饮漱华池泉。

遨游十二楼,偃蹇步中原。

意欲观绛宫,正值子丹眠。

金楼凭玉几,华盖与相连。

顾见双使者,博着太行山。

长谷何峥嵘,齐城相接粼。

纵我飞龙辔,忽临无极渊。

黄精生泉底,芝草披岐川。

我欲将黄精。流丹在眼前。

徘徊饮流丹,羽翼奋迅鲜。

意犹未策外,子乔提臂肩。

所经信自险,所贵得神仙。”

 
帛举
 
        帛举,字子高。尝入山采薪,见二白鹄飞下石上,即成两仙人,共语云:“顷合阴丹,就河北王母索九剑酒,服之至良。”子高闻仙人言,就访王母者,得九剑酒,还告仙人。乞阴丹服之,即翻然升虚,治于云中,掌云雨之任[魏晋间,有帛和师河北王母,未审是此人否]。
 
徐季道
 
        徐季道,少住鹄鸣山,后遇真人谓曰:“夫学道,当巾天青、永大历、跖双白、回二赤,此太素五神道之秘事也。”其语隐也,“大历”者,《三皇文》是也,季道修行得道。
 
赵叔期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赵叔期,不知何许人。学道于王屋山中,时时出民间。闻有卜者在市,叔期往见之,卜者谓叔期曰:“欲入天门,调三关、存朱衣、正昆仑。”叔期知是神人,因拜,叩头请其要道。因以一卷书与之,是《胎中记》,拜受之,后合神丹而升天。
 
庄伯微

        庄伯微者,汉时人。少好道,不知求道之方,惟以日入时正西北向,闭目握固,想昆仑山。积三十年,后见昆仑山人,授以金液方,合服得道[《真诰》云:“想见昆仑山二十一年,后服食入中山学道,犹存此法,当复十许年,后闭目乃奄,见昆仑,存之不止,遂见仙人,授以金液之方,遂以得道]。
 
瞿武

        瞿武,后汉人也。七岁绝粒,服黄精、紫芝。入峨眉山,天竺真人授以真诀,乘白龙而去。今蜀州有瞿君祠。
 
匡俗

        匡俗,字子希。少以孝悌著称,召聘不起,至心学真。游诸名山,至覆笥山,上有湖,周回数里,多生灵草异物,不可识。其傍有石井,泉通湖中。又有石雁,至春秋时,皆能群飞。复有小石笥,中有玉牒,多记山名福地及得道人姓名。后服食得道。
 
卢耽

        卢耽者,少学道得仙,后复仕,为州治中,每时乘空归家,到晓则反。州尝元会,期贺在列,时耽后至,回翔阁前欲下,次为威仪。以帚掷耽,得一只履坠地,耽由是飞去。
 
傅先生

        傅先生者,学道于焦山中。精思七年,遇太极真人[《真诰》云:太极老君],与以木钻,使之穿一石盘,厚五尺许。戒云:“石盘穿,仙可得也。”于是,昼夜钻之,积四十七年,钻尽石穿。仙人来,曰:“立志若斯,宁有不得道者?”即授以金液还丹,服之度世。《丹台录》云:升太清,为南岳真人。
 
黄观子

        黄观子,少好道,家奉佛道,朝朝拜叩,求乞长生,如此积四十九年,后遂服食入焦山,太极真人以百四十事试之,皆过,遂服金丹而咏《大洞真经》。今补官为太极左仙卿。
 
石坦

        石坦,字洪孙,渤海人也。游赵魏诸名山得道,能分身,同时请十余家,各家有一坦,所言各异。
 
张巨君
 
        张巨君者,不知何许人也。许季山得病不愈,清斋祭泰山请命,昼夜所诉,忽有神人来,问曰:“汝是何人?何事苦告?幽冥天帝使我问汝,可以实对。”季山曰:“仆是汝南平与许季山,抱疾三年,不知罪之所在,故到灵山请诀死生。”神人曰:“我是仙人张巨君,吾有易道卜筮,射知汝祸祟所从。”季山因再拜,请曰:“幸蒙神仙迂降,愿垂告示。”巨君为筮,卦遇《震》之《恒》,初九、六二、六三有变。巨君曰:“汝是无状之人,病安得愈乎?”季山曰:“愿为发之。”巨君曰:“汝曾将客东行,为父执仇,于道杀客,内空井中,大石盖其上。此人上诉天府,以此病谴汝也!”季山曰:“实有此罪。”巨君曰:“何故尔邪?”季山曰:“父为人搏,耻蒙此以终身。时与客报之未至,客欲告怨主,所以害之。”巨君曰:“冥理难欺,汝勤自首。吾还山,当为汝请命也。”季山渐愈。巨君传季山筮,卦卜喜于易占,但不得巨君度世之方。

南宗太乙之家QQ群:515612177 咨询电话:18782466909  13890131155